踏访100位民间中医(10)金华张建国:可治大病重病,却不敢‘出山’的现实版喜来乐

踏访100位民间中医(10)金华张建国:可治大病重病,却不敢‘出山’的现实版喜来乐

编者按:
各位亲,大公鸡《踏访100位民间中医》的行动,今天这是第10站,浙江金华山区。
再次强调,大公鸡寻访100位民间中医郎中,完全是我自发的行动,不收取任何费用!包括机票、酒店、吃饭等完全自费!绝不居中牟利,且不收受任何人的好处!

所以,大公鸡只是采访,如实观察,如实发文,不会干涉和负责民间中医们过去和未来的任何社会纠葛和利益纠葛!

大公鸡此举,只为探访和求证一个真相——民间到底有没有中医高手?中医到底是不是骗子?郎中们到底能不能治病救人?

——以下正文——

为了尽量客观的保留采访对象的个性和原汁原味,文章中部分文字直接来源于采访时当事人的口述,未经修饰,因此可能比较口语化,请各位读者谅解。

1

山里面到底有没有神仙?我不知道。

但今天,大公鸡亲眼看到,山里面住着高人……

你要说他没文化,他却拥有一手好医术。

你要说他不识字,他却能搞定现代医学也没辙的重症绝症。

被人誉为现实版的神医喜来乐,却不敢“出山”行医。

探病能力、治病水平堪称一绝,却不敢开诊所。

他是居住在浙江金华武义山区的一个普通山民,家里家外什么招牌也没有,外貌也普普通通其貌不扬,毫无一个山间中医的神秘。

但他却有一身真正的硬本事。

……

2020年5月9日下午,浙南山区。

采访完张老先生,和张老以及他的弟子们告别时,已经晚上八点四十。

从山村里出来时,大公鸡已止不住泪目。

这次采访是让我震惊的,也是令我心痛的,

而且采访并不顺利,结果也不甚理想。

因为张老的弟子们顾虑重重,不愿意公开师父的联系方式,怕被人举报。

因为师父空有一身真本事,却不敢公开行医,因为无证。

但这个采访还是非常有收获的……

因主人要求,文章中所有当事人、患者都隐去了姓名。

2

那天下午4点多,大公鸡在金华采访完援鄂抗疫民间中医郭老师和李道长后,就驱车前往金华远郊的山区,见到了引荐人C先生。

没想到,C先生在准备带我前往山村拜访张老先生的时候,张老的一位弟子却强烈反对记者采访,也不愿让记者知道张老的具体地址。就这样,我们僵持在路边四十分钟之久,采访计划不得不暂时中断。

后在C先生协调下,约法三章,发稿时不能提师父名字,更不能暴露师父地址和信息,甚至还不让拍照。在驱车前往山村的过程中,这位弟子还和C先生吵了一路、争执了一路。

这一幕让大公鸡倍觉心酸。作为记者,我非常理解这位弟子的心情,其保护师父、爱惜师父之心异常强烈。

为何如此?因为这是一个解不开的结。

一方面,我们都想挖掘民间中医,让大家都认知到民间中医高手的存在,为千千万万遭遇疾病痛苦、尤其是被医院不治的大病重病患者,为许许多多的老百姓,多提供一条希望之路。

另外一方面,民间中医们却战战兢兢,像一个偷偷摸摸的地下工作者,弄不好就会被恶意举报,蒙受冤屈。

为何如此?皆因那张执业医师证,长使英雄泪满襟!

最近,对民间中医的紧箍咒越来越紧,前几年还作为无证行医来管理,现在已经上升到了“非法行医”范畴!

所以,大公鸡也要恭请各位朋友谅解,这一期的采访,将不会留下张老先生的姓名、地址和电话。实际上我也没有主动索要张老先生的电话。

而且,老先生也不大会使用微信,不会打字,不会说普通话,一口浙江方言,和外地朋友交流起来,是一件费劲的事情。

3

“把脉,只能查出少数疾病,我很少给人把脉!关键得会看人,看脸、看手、看舌、看整体!并触摸颈部腋下股腹沟,脑病需刮脚!”

“一副药吃下去,如果第二天没有反应,那这药基本上是不对症的!”

“在对症的情况下,中医药治疗要比西医药快的多!”

“我这草药,很多是自己上山采的!新鲜药材的药效,和中药店里是不一样的!”

朋友们,也许你隔着屏幕,无法体会这些话的震撼,而张老却能用事实,让人亲身感受到这些观点的份量。尤其是他对于各种癌症、囊肿、结节、中风偏瘫等等疾病的察病、治病能力。

有个患者偶遇张老,张老说,你可能已经患上了癌症。

患者很生气,说我好好的,你干嘛要咒我?

张老和患者说:你现在治疗,也许两万块钱就能治好,否则就晚了。

患者说:你是想骗我钱吧?

张老也生气了,说:和你打个赌,你去北京上海三个以上大医院检查,如果没有查到癌症,我输你3000元。如果有癌症,你也不要来找我治,我不帮你治!

大概几个月后,患者感觉难受,去了医院检查,果然是癌症,且被医院告知已晚期,错过了治疗良机。就来找张老,张老无奈的摇头说没法治:“让你早来你不来”。

后患者母亲私下来求,张老动了恻隐之心,虽然明知救不活。就告知家属说,治疗的话,也只能延长一点寿命。遂让患者服草药,居然延年至一年半时间才走掉。

问其为什么不用把脉就能知道患者已得癌症?

张老说:患癌的人,脸上气色不一样的。

弟子们说,师父的察病能力很强,基本上看一眼就知道了。

4

胰腺癌,大家都知道,癌症之王,无论是医生、专家和患者,都谈之色变。

就是这样的病例,哪里都不敢接收,并被嘱咐家属准备后事时,被张老先生几副草药,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至今已存活6年多,一切正常,患者女儿女婿特别震惊,纷纷前来感谢,并欲拜师。

一个热衷于相信科学的年轻人,因病去了南京各大医院,包括赫赫有名的军区医院,都被告知只能常年吃药。年轻人心想,自己年纪轻轻,岂能从此一辈子吃药?

打听了多位中医,终于找到张老这里,吃了张老先生一副草药,疾病无影无踪,年轻人当场折服,从此对中医路转粉,并要拜张老为师。

张老没有读过书,除了药材名称以外,基本上不识字。

他是真正的名师传承的古中医!

其父亲是抗美援朝时的随军军医,而其师父则是当年蒋介石部队的军医。

因从小耳濡目染,他8岁就开始学医,当时他的师父已经86岁了,学成后,因命运坎坷等各种原因(因师父是国民党某知名将军、外号某司令的随身军医,因此,师父在文革期间没少遭罪),也未曾读过书,在45岁后才开始给别人看病。

5

张老说:在过去,中风叫“女鬼抓魂”,意思是绊一下,头被鬼打偏过去。

堵塞叫“山鬼抓魂”,这个东西(编者按:原话如此,大概是指他调配的某种草药)吃下去就好的,这个东西,对中风病是很有效的。

癌,是西医的叫法,过去没有什么得癌症、生癌病的说法,过去讲生木珠,在中医里大概有四十几种木珠,生什么木珠要怎么样医,都是不同的。

所以那个时候,张老先生还不知道什么是癌症,因为他的师父只教了他如何治疗生木珠。

有一次,一户家境很困难的患者,是肺癌扩散到了肝上。家里穷的什么都没有,对张老说:“你这么历害,我们这边的人都说,你死人都医得活,总给我医回来哇!”

张老先生看着患者很可怜,告诉患者说:癌,我没有医治过,如果生木珠我是会医的!

然后患者说,那你治木珠的药让我吃吃看。张老说这种药是很贵的,那这样好了,我药方开给你,你自己去找药!

然后患者家属就按着药书上的图片,自己去采药了。吃下后,原来挂氧气瓶的,第二天氧气瓶就不用挂了。再过15天后去查,那些小的癌就没有了,大的癌也小下去了。

从这个患者身上,张老先生才知道,生癌与过去讲的生木珠是同一种病。

张老讲:生癌,如果药对症是很快的,吃不掉就吃不掉的(意思是不对症的药是没有用的),实际上吃下去2—3天就能知道效果的。

一个女患者,脾上、肝上、胰腺上都是癌,是上海军医诊断出来的,很多医院都医治过了,无效,化疗嘛又不肯去化,最终只能回到家等死。最明显的症状是肚皮涨起来,无法走路,张老去检查时(摸肚子),患者口腔里都往外喷血、呕吐的。当时情况特别危险,张老就给开了几个大药,分别对应脾脏、肝脏、胃等主要脏腑,提升这些脏器的功能,让患者吃下去。家属问张老:“会有事吗?”张老说:“干活就不要去干了,一个多星期肚子就会瘪回去的”。结果是,她吃药后,一个星期就没事了,到现在还好好的。

6

一个患者,经医院诊断是膀胱癌,在年初做了肿瘤切除手术,同时还检查出左肾囊肿。

4月中旬,来张老这里求医,吃张老开的药,5月中旬复查B超,左肾没有发现囊肿,膀胱癌没有复发。患者儿子非常高兴,特意写了一封感谢信。

感谢信

(因主人要求,对文中当事人名称有打码处理)

我的父亲于2019年一月在医院检查出得了膀胱癌,确诊以前在当地都是以膀胱结石在治疗,大概有半年左右,在交大医院检查出来后,医生当时让住院做手术。

因为快过年了,所以过完年2月中旬住院,做了膀胱肿瘤切除术,当时术前检查还发现了左肾脏囊肿。膀胱癌手术完后主治医生让进行化疗,我知道化疗的副作用对人体的伤害,没有听医生的意见,手术后一星期出院,准备用中医治疗。

当时我一边给父亲针灸,一边打听能看肿瘤的民间医生,查到了几个看肿瘤的大夫,当时就是感觉怎么不太靠谱,也没有找他们去看。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大概在三月中下旬,我打听到了山里面有一个师爷,就感觉这个师爷,应该就是我要找的民间的高手,我就立刻想方设法联系到了“师爷”,把我父亲的情况说了以后,咨询一下师爷看这个病可以治疗不。

第二天师爷就托人给我回话说可以治疗,我当时跟家里人商量以后就定了日期,于4月中旬找师爷给我父亲看病,到达师爷家后,当看到师爷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很善良慈祥的老人,师爷咨询了一些关于病情方面的问题,了解了以后师爷就开始配药,配好了以后就开始让人熬药。

当天师爷的家人还做了丰盛的午饭招待了我们,在这里也要感谢他们,药的价钱也很亲民,老百姓都能接受,因为师爷下午要去江苏出诊,我们就决定回家。药敖好后,为了赶车赶时间,当天晚上师爷的弟子还把我们直接送到金华高铁站,因为时间比较紧,也没来得及请他们吃顿饭好好感谢一下,有点遗憾。回到家以后父亲按时服药,服药25天左右,于5月12日复查B超,B超没有发现肾脏囊肿,膀胱里面也没有发现肿瘤复发!

再次感谢师爷,效果这么好,这么神奇,后面会继续服用药,再次感谢遇到的好心人,感谢菩萨心肠的师爷和他的家人、弟子们,好人一生平安!我代表父亲,代表我们全家感谢帮助我父亲的菩萨心肠的师爷!

患者的儿子:高#   2019年5月17日

7

病人,女,症状:人没有力气,全身不舒服,到哪里都看不好。

张老初检中,在三个关键部位都没有检查出淋巴,张老想,帮她都检查了,都是好的,就是骨癌没有查,于是就想到了骨癌,张老就同患者母亲讲:你看一下你姑娘,她的乳头有没有凹陷?

母亲说,要师父自己看,张老说,怎么好意思去看呢,母亲说是凹去的,姑娘说是不凹进去的,于是二人就争论了起来。因为判断不出,姑娘只好求张老帮忙看一下,张老一看,没敢告诉姑娘本人,只告诉了母亲。

母亲说,病查出来了嘛,总要告诉她的,然后问张老要吃几贴药。张老说,要吃23贴药,才可以不用再吃药。这个母亲就同姑娘讲:你无论如何,药是要吃的,姑娘就不高兴,因为有心事挂着,在晚上的时候,姑娘就不会睡了,然后她与老公商定,去医院再次检查。

第二天去了医院,医生问她检查什么,姑娘说查骨癌,医生问她,你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查骨癌?姑娘说,是一个中医说的,医生说这样随便讲讲的东西,怎么可能知道是骨癌呢?没有这回事的。姑娘老公说,不管是有还是没有,帮她检查一下。最后,确诊是骨癌。

确诊后,姑娘就很害怕了,去张老那里配了15贴的药,就吃好了,吃到17贴,就不想吃了,实际上张老是要让她吃23贴,因为怕骨癌复发,结果到今年也没有复发。

8

病人,34岁,女,属虎,血管癌。

病人是张老的亲戚,其实,最先来找张老看病的是患者的老公。那天,他去金华检查,结果说是生了癌症,就非常着急,要张老过去帮他医,因为是亲戚,张老就赶到他家里看。看了后,张老说,你没有生癌,就没有配药给他吃,患者母亲心里就不称心,说张老摆架子。

后来,张老只能配药给他吃。然后,他又到杭州去检查,医院里也查不出,不敢确定是癌。患者又要张老去给他看病,张老说:你真的不是生癌!但你的媳妇有可能生癌!

因为张老的眼光很尖,生癌的人是认得到的,那母亲就说,有这么回事?

结果呢,那母亲不敢告诉儿媳妇。

为什么,因为外表看去好好的人,怎么可以说她生癌症呢?而张老又告诉她,儿子得的不是癌症,那母亲就感觉张老是讲大话(就是说乱讲),讲大话么,谁会相信?

这样,大约过了二个月,儿媳妇感觉身体不舒服,就去医院检查了,查出来是癌症。

那母亲就说:儿媳啊,当时张老在我们家时说你可能生癌,但那时候我不敢同你讲。儿媳说,怀疑我生癌么,总要跟我说一下的哇。

媳妇就去了医院,医生告诉患者说:如果乳房不割掉,怕以后癌细胞会转移、扩散,如果割掉,就会没事的!

因为害怕癌症,从检查出来没几天,媳妇就去医院将乳房割掉了。化疗倒是没有化过,等张老赶去她家里时,患者已将乳房割掉了。

后来,那母亲又打电话将儿媳妇检查及开刀的情况告诉张老,说医院又确诊了,是血管癌!

张老说,用不了多久,她的癌症将会在全身发出来,血管癌扩散特别快的(因为人体血液是全身流动的)。

过了一个星期,果真如张老所说,在患者的皮肤上,用肉眼可看见的静脉血管里,可以看到一粒粒血管癌,一粒粒暴出来,用手触摸也可以摸得到。这个时候基本上就是要“判死刑”,没得救的,血液扩散特别快,当时她脸色非常难看,因为血管癌的癌细胞会将血吃去。

患者的全家人都哭了,来求张老医医患者。张老说:我癌是会医,这种血管癌,我不敢保证可以医好!家属就说,那总要医医看的。

然后,张老就帮她配药,一贴药吃三天,对患者说你去吃去。

后来,十贴药吃下去,原本不断长大的血管癌不再增大了,但是呢,也没有小下去,动都不动,控制是控制住了,血管癌也不再大起来,张老说只能这样,没办法了。患者说,只要它不大起来,人不会死,能够命保住就不错了。

张老对患者说,你这个病呢,目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目前的办法,只有吃药。然后,张老又帮她配了三贴药,当吃了一贴多一点的时候,全身暴出来的大粒点的血管癌开始瘪回去了。

“当时张老是在别的人家家里看病的,因为患者血管癌开始瘪回去了,她就将张老的草药全部背到自己家里,要张老去她家里医。她说:草药我会帮你去采的,药我也会帮你煎的……然后,她就经常去山上采那几味难采的但又特别重要的药,张老帮忙再加几味药方进去,这样煎起来吃,吃了一段时间后,血管癌治疗好了。”

她的血管癌治疗好了以后,张老看她家可怜,就要她帮忙煎药,开一点工资给她。“这样么过过日子,后来,患者完全好了,张老说,你放心好了,你好了以后,就没有事了。”

张老说,当时医院里查出来她乳房上长了癌,割了以后,才知道是血管癌,当初不知道是血管癌,割了以后,医生发现血管的内壁上都是一粒一粒的癌生在那里,这样才知道是血管癌。

问张老,当时是怎么知道她生癌症的?

张老说: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得出,她水色不正(当地方言),如果说是妇女病,不是这样的,整个人的血色是不一样的,因为癌症是吃血的,所以生了癌症的人,脸色是好看不起来的。

“张老的眼光很历害,你这个人是生癌的,还是生什么病的,或者是晦气的,还是怎么样的,张老都可以看得出来……实际上,张老到外面去,别人说他是神医。如果不会看的人,会说那个女患者是肝炎,因为脸色是黄黄的,青涩涩的,没有血色,张老这一看就怀疑她生癌了。”

转眼12年过来了,那个女患者现在还好好的,因为张老救了她一命,她非常感恩、感激张老,就一起跟着张老去采草药,爬山、挖药一点也不怕累,旁边人说,如果她不说,怎么可能把她与血管癌联系在一起呢?

9

采访接近尾声,尽管大公鸡内心激动,为发现一个民间中医高手而心跳,但发现张老的弟子们都忧心忡忡,全场气氛有点低沉。

还是为了一个沉痛的、绕不过去的话题——执业医师证。

按照中医的严格范畴来说,张老才是真正的言传身教出来的民间中医。他的知识和经验不是靠书本学来的,也不是学校里教出来的,而是全部来自于他的授业恩师。

且因他没有学过多少文化,反而在接受师父的衣钵传授中无拘无束,毫无其他杂乱思想和规矩的制约,因此他的功夫纯正而精到,根正苗红、原汁原味的传承了古中医千百年来的实证经验和火眼金睛般的断病能力。

但是,现实很残酷,张老这样的真正民间中医,恰恰被一纸“执业医师证”所困。

他的一身超强本领,却过不了现代行医资格考试的关卡。

因为,考试内容是和中医本质大相径庭的,且大多以西方医学做标准。

张老说:我徒弟们给我看过需要考试的那些问题和答案,和我师父教给我的完全不一样,我怎么去考证?我的答案不会符合他们要求的。

如同一个很会打仗但不会写字的常胜将军,你忽然让他用笔试来考试兵法,用函数来计算前方阵地的精确数据,他肯定会得零分。

但你如果直接派他去前线作战,他一定会缴上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

就像此次疫情,没有杀病毒功效的中医药,偏偏治好了千千万万患者一样。

10

晚上八点多时,一屋子人静悄悄的不说话。

看得出来,张老的弟子们很无奈、很无助、也很心痛,爱护师父之心溢于言表。

想让师父出山,救死扶伤,却怕遭遇恶意举报,害了师父;

不让师父出来给人看病,却眼睁睁的看着社会上那么多大病重病患者得不到医治,良心上又过不去。

因此,张老的弟子们商量来商量去,觉得不能公开师父的姓名电话和地址。

张老的特长是治疗大病重病,和被视为绝症的病,一般的小毛小病他不屑于治疗。但问题是,只要身患大病重病、被告知不治的患者,都有强烈的求生欲望,而张老的弟子们却又偏偏不肯公布师父的联系方式。

说实话,这也真的是一件比较为难张老本人的事情。

大公鸡也纠结了:这稿子,是发?还是不发?

一刹那间,大公鸡真想把现场画面录制下来,播放给有关领导看一看,民间中医高手的尴尬!

大公鸡也想过,要不让有需要的读者来找我,由我来负责转接张老。但我早就在很多篇采访稿里面声明过,我只是负责采访,不负责转介绍,不涉及民间医生们的实际工作,如果大家都来找大公鸡要民间中医们的联系方式,我也忙不过来。

采访只能到此结束。留下诸多遗憾。

……

一晃,10多天时间过去了。

在大公鸡再三沟通下,更感谢C先生的帮助,最终,大爱战胜顾虑,为民救死扶伤战胜了无证的恐惧,师父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怕什么?把姓名电话地址都留上!

朋友们,这个号码和地址,真的是来之不易啊!

所以,大公鸡在此拜请各位粉丝朋友,和需要求医问药的朋友们:

联系张老先生时,请你尽量的说标准的普通话,并且尽量言简意赅,不要让老人家忙不过来。

没有事的,请不要冒失的打张老的电话,不要和老人家闲聊,占据他的时间,拜托大家了!

金华武义张建国老先生联系方式

电话:13566935146

微信:13566935146

(加微信联系时尽量请说普通话,不要打字)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山里村

编者按:

1、有求医问药者,请直接联系此文主人公,大公鸡不负责转接,也不负责引荐。

2、不要私下问我“这些民间中医到底有没有水平,是不是骗人的”这种问题,好像全世界都要害你一样,有疑问的朋友,可以重新看一遍我这篇文章——我已踏上寻访100位民间中医之路,真正的中医高手,我免费推广!假的中医混混,我曝光它!

3、有读者把我发布的民间中医的电话号码都记录在本子上了,其实没必要那么麻烦,以后还有更新文章,一共会有100多篇,你没办法把整篇文章抄下来的,只需关注我的公众号就可以了,随时更新随时可查。
严正声明:

1、所有《踏访100位民间中医》的采访文章均属大公鸡杨东版权作品,未经大公鸡报晓书面授权,严禁其他自媒体公众号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2、大公鸡暂时还未将采访过的民间中医们拉进任何群聊!也没有组建任何关于《踏访100位民间中医》的群聊。请恶意加人、拉群者自重!也请各位中医老师自我斟酌、辨别!一旦有人向你们收取什么推广费等,请立即退出!

3、目前为止,任何以大公鸡名义的组群,只要群主不是大公鸡或不是杨东的(本人有两个微信号:1、杨东,2、大公鸡),都不是我拉的群!

4、在今后的采访过程中,我会逐渐的将一些有所需求的患者,对应各位中医老师们的特长,组建成大群,大家不妨静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