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届振兴中医座谈会在京举行建议要上云、用数、赋能!

第三届振兴中医座谈会会场。(红色图库)

国管局原司长王元慎在座谈会上讲述了中西医结合与健康养生。(金梅摄)

北京辛氏传承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晓玲讲话。(金梅摄)

萧鸣会长在座谈会上讲话。(金梅摄)

胡永丰少将(右)、鲁继元少将(中)、金日光院士在讨论如何振兴中医。(金梅摄)

北京白求恩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李深清大校与李战武主任交谈。(金梅摄)

金日光教授讲述了钱学森和他交谈中医的故事。(金梅摄)

张慧云院长在座谈会上讲话。(金梅摄)

鲁继元少将在座谈会上讲话。(红色图库)

第三届振兴中医座谈会会场场景。(金梅摄)

胡永丰少将在座谈会上讲话。(金梅摄)

原林业部科技司司长李兴(左)、北京神康康复医院董事长王玉玲在座谈会上。(金梅摄)

参加第三届振兴中医座谈会的嘉宾们在辛氏传承国医养生馆门前合影留念。(金梅摄)

中红网北京2020年8月8日电(江山、陈胜)

今天是第十二个全民健身日,今年的主题是“推动全民健身,助力全面小康”。为了进一步振兴中医事业,让中医更好地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服务,由中国萧军研究会主办、中红网-中国红色文化旅游网承办、北京辛氏传承等单位支持的第三届振兴中医座谈会,今天上午在位于北京市东城区安德路巷上嘉园5号楼底商的辛氏传承国医养生馆召开,共话振兴中医事业,建议要上云、用数、赋能!

毛主席:“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

毛主席指出:“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习总书记指出:“中医药是中华文明的瑰宝,是5000年文明的结晶,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数千年来,多少仁人志士前仆后继不断地探索、实践,总结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和实践经验,护佑着中华儿女的身心健康,当今被世界许多国家认可,被世界称为一大奇迹。

参加今天座谈会的嘉宾有:曾任解放军总参谋部某部长、解放军炮兵学院院长、陆军导弹学院院长、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第一副院长等职的胡永丰少将;曾任武警部队黄金指挥部总工程师等职的鲁继元少将;曾任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机关党委宣传部部长、中央国家机关后勤干部培训中心副主任、全国机关事务工作协会秘书长和副会长等职的王元慎;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常委兼教科文卫体委员,民宗委副主任,原北化大学术委主任金日光教授;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康复医学与疼痛科主任李战武;原总后勤部编研室主任、北京白求恩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李深清大校;原总后勤部司令部师织秘书支树德大校;原林业部科技司副司长,药食同源专业委员会主任李兴;中国萧军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华老子研究会会长、中国萧军研究会华夏道医委员会原会长萧鸣:中国民间中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俄罗斯东欧中亚分会副会长、中国萧军研究会华夏道医委员会副会长、北京泽正堂中医药研究院院长张惠云;中红网-中国红色文化旅游网总编辑江山;北京大学退休专家、国家教委公派留英医学博士、智能中医奠基人 、北京神康康复医院董事长王玉玲;北京辛氏传承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晓玲;北京辛氏传承健康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经理、上海观心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波;中国东晋医学家与道医葛洪、炙学家鲍姑之44代孙,北方基因集团专家顾问葛恒洋;环慈(北京)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军;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退休教师、北京罗马尼亚文化中心友好顾问特使郭琳;北京孟林蜂疗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邢爱军;北京久大康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井卫萍;廊坊著名书画家、清朝御医后人赵光文,点拿(北京)中医研究院院长杨书波,安徽和天医疗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常荣,阿里巴巴慈善基金会关爱女姓健康协会秘书长周静等。

王元慎局长在座谈会上发表了主题讲话。他说,发表了题为“中西医结合及健康养生”的主题讲话。他首先讲到,在专家面前,我是外行,但在外行面前我是内行。我不是中医专科毕业的,甚至也不是学医的,但是我喜欢中医,相信中医,我有幸采访过名中医及他们的弟子,也喜欢阅读有关中医、保健及养生方面的书籍。今天,我想重点谈谈中西医结合与健康养生,作为自己学习中医,研究中医的一点体会,与各位进行分享。

王元慎司长讲话第一部分:博大精深的中医是中国对人类文明的一个伟大的贡献。中医药对人类医学发展和促进人类健康发挥着重要作用。

一是对中医药历史的简要回顾。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华夏先民在长期同疾病作斗争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中医药学有着数千年的历史,是在古代的唯物论和辩证法思想的影响和指导下,通过长期的医疗实践逐步形成并发展起来的独特医疗体系。中医通过望、闻、问、切对患者进行检查诊断,随后可以视病情及患者的意愿,运用中药或针灸、推拿、拔罐、刮痧、艾灸等方法进行治疗。中国历史上涌现出许多杰出的中医药名家,比如:神农氏、黄帝、扁鹊、张仲景、华佗、孙思邈、李时珍等。正是因为如此,毛主席于1958年10月11日在对卫生部党组《关于组织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请示报告》中批示:“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文化自信,包括对中医的自信。

二是在中国革命的长期艰苦环境中,中医药显现了强劲的力量和作用。早在井冈山时期,毛泽东就提出“草医草药要重视起来。“在当时井冈山医院医生和药源都极为缺乏的情况下,他及时指导医院“用中西两法治疗”,广泛利用当地流传的中医单方和当地出产的草药,内服外敷,治愈了许多伤病员。长征期间,红军缺医少药。西药难以满足需求,医务人员就地取材,一路行军,一路采集草药。官兵们用生姜、辣椒、胡椒、白酒等辛温食物御寒,用万金油、杏仁油、山核桃油涂抹伤口,用针刺穴位治疗疟疾,用锅底灰(百草霜)向痢疾宣战。过草地时,董必武的脚部溃烂发炎,疼痛难忍,骑马、行走十分困难。后来,医务人员用草药“钻地蜈蚣”捣烂涂敷在伤口上,得以治愈。洪学智患病发高烧,最初医生给他吃西药、打针,未见转机,后来找了位老中医,他确诊洪学智得了伤寒并开了药方。工作人员在药铺购买,在野外采集,最终找齐了草药。洪学智喝了三剂药后,开始退烧并很快康复。

三是中医药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发挥了独特作用。从西汉到清末,中国至少发生过321次大型瘟疫。每次瘟疫,都能让当时的社会为之战栗。但是,中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西班牙大流感、欧洲黑死病吧全球鼠疫那样一次就造成数千万人死亡的悲剧。中国历史也是一部“战疫”史,每一次瘟疫到来,中医都不曾缺席。据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中央肺炎疫情防控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张伯礼 3月18日介绍,这次中医较早就参加了新冠肺炎的治疗工作。4000余名中医医务人员奔赴一线参与救治,组建了中医病区。1月27日,张伯礼院士刚到武汉时,形势非常严峻、复杂:发热的、留观的、密接的、疑似的。这四类人很多都没有隔离。当时他们就向中央指导组提出,分类管理,集中隔离,中药治疗。同时,对于确诊患者也要分类管理,轻症、重症分开治疗。可以占用学校、酒店,这样可以有效地利用有限的卫生资源。但是,当时很多患者没有确诊,我们就根据以往的经验建议,对“四类人”全部给中药,因为无论是对于普通感冒、流感,还是新冠肺炎,中药都是有一定疗效的。先吃上药稳住情绪,一两天退热了,就有信心了。张伯礼说,武汉市13个区县,严格隔离第一天就发出了3000份中药,第二天1万份,至3月中旬已经40万份了。此外,承包方舱医院,中医成为主力军,武汉十几所方舱医院的近万名患者几乎都在使用中药,覆盖率达95%。此外,重症辅助治疗,恢复期促康复,减少后遗症方面,中医也发挥了独特作用。2020年8月3日,新华社刊登了一则重要消息:《党中央决定隆重表彰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中作出杰出贡献的功勋模范人物》,并在相关地区和部门反复比选、集体研究的基础上,经组织考察、统筹考虑,产生1名“共和国勋章”建议人选,3名国家荣誉称号建议人选。为了充分发扬民主,听取意见,接受社会监督,公布了钟南山为“共和国勋章”建议人选,张伯礼、张定宇、陈薇三人为国家荣誉称号建议人选,并将他们的事迹进行了公示。

王元慎司长讲话第二部分:中西医结合是中国医学发展的方向和必由之路

王元慎说,中西医是当今世界医疗的两大体系,各有所长,应该优势互补。延安时期,毛泽东患风湿性关节炎,特请精通中医的李鼎铭到杨家岭给他看病。当二人谈到中国医学如何发展时,李鼎铭认为,中西医各有长处,只有团结才能求得进步。毛泽东说:“你这个想法好,以后中西医一定要结合起来。”这是毛泽东根据中国国情、民情以及中西医并存的实际情况得出的科学论断,对之后新中国一系列医药卫生工作政策的制定具有潜在的影响。1950年,第一届全国卫生工作会议召开。毛主席为会议题词:“团结新老中西医卫生工作人员,组成巩固的统一战线,为开展伟大的人民卫生工作而奋斗。” 2020年2月10日,习近平在北京市调研指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冠状时强调,不断优化诊疗方案,坚持中西医结合的优势,能够为人民群众构筑更牢固的健康防线。

王元慎说,中医与西医是在不同社会文化背景下发展起来的两种医学体系,也是当今世界医疗的两大主流体系,在应对疾病方面各有所长,应坚持优势互补。中医在治疗常见病、多发病和疑难病等方面具有独特的理论体系。中医强调整体观念、阴平阳秘、辩证论治、扶正祛邪。对疫情防治而言,西医在病毒的鉴定、相关药物和疫苗的研制、危重患者生命支持等方面具有优势。而中医在调控肌体,增强对疾病的抵抗力方面拥有千百年的经验。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中西医结合疗法取得明显效果,在缩短平均发热时间、改善全身中毒症状、促进肺部炎症吸收、降低重症患者病死率、改善免疫功能、减少激素用量、减轻临床常见 副作用等方面都显示出优势。事实上,中西医结合一直在促进医学发展,提高各种疾病的治疗效果。因此,西医不是敌人、也不是对手,不能互相诋毁对方,而应是可以亲密合作,治愈患者的伙伴。

王元慎在讲话中介绍了治癌名医孙桂芝教授妙谈中西医在治癌中的不同作用。他说,我认识一位非常知名的治愈了数十万中晚期癌症患者的老中医,是中医研究院广安门医院的孙桂芝教授。她开始是学西医的,1964年毕业于山东医学院,1972年调入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中医医院肿瘤科后开始研究中医。凭着她深厚的西医功底及对中医的潜心钻研,加上四十余年临床实践,她对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肿瘤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她说:“目前手术、放化疗和靶向治疗等是肿瘤常用的治疗手段。但这些治疗或轻或重的给患者带来脏器的损伤和治疗中的痛苦,尤其是那些中晚期癌症病人。而中医在西医手术之后,在放化疗期间运用扶正培本等方式配合治疗中晚期癌症患者,具有增效减毒,改善症状,提高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的作用,已被广泛认可。”为了深入阐述西医与中医密切配合取长补短的重要作用。孙教授作了个形象的比喻:“西医是正规军,中医是地方部队、游击队”。她说:“正规军是打歼灭战的,切除早期发现的肿瘤及放化疗,就好比是歼灭战。但是大股敌人消灭之后,难免有一些小股的残留部队,这时候,正规军就可以休整去了,由地方部队或游击队去‘解决’,这时候中医就发挥它的长处了。”由此看来,中西医结合汲取了中医药学宏观整体和西医药学微观局部的优势,取长补短,相辅相成,两者结合,是对中西医药学优势的集成,是整体医学时代所追求的目标。

王元慎在讲话中还介绍了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这是三甲医院,位于永定路东街3号。北京市昌平区中西医结合医院也是三甲医院。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1月25日率国家医疗对赴武汉,医疗队由最优秀的医护人员组成。到金银潭医院。第一支接管重症病房的中医药队伍。2月3号治疗有起色。收治158名重症患者,出院140名。全程参加防控、防治,药食同方。康复的中药。清肺排毒。化湿败毒。

王元慎司长讲话第三部分:自己对健康与养生的学习研究及其个人体验

王元慎谈到,洪昭光教授关于健康的四大基石:合理膳食、适量运动、戒烟限酒、心理平衡。我非常认同洪先生的养生十六字诀。合理膳食,什么叫合理?我认为一是要荤素搭配,营养均衡;二是坚持吃饭七八分饱,“已饥方食,未饱先止”。适量运动,即是根据自己的年龄和体质,选择适合自己的运动。戒烟限酒,烟是一定要戒的,因为长期吸烟肺癌的发生率远远高于不吸烟的人,而且吸烟还导致环境污染及火灾的发生。当然,在对待吸烟的问题是,国家卫生健康委与国家税务总局以及地方的省地县卫生部门与税收部门的态度是不一样的。限酒,比较好理解。孔子:“饮酒无量,不及乱”。“宁伤身体不伤感情”是错误的。心理平衡。要有“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的境界。对待事物淡泊自然的豁达态度。得之不喜,失之不忧。(我局侯金树例)。“在抱怨自己挣得少得时候,首先要让自己值钱。”

王元慎在讲话中介绍了新中国成立之后,七大常委的寿命。毛泽东(1893.12.26—1976.9.9)湖南湘潭人,83岁;刘少奇(1898.11.24-1969.11.12)湖南宁乡人;71岁;周恩来(1898.3.5—1976.1.8)78岁;朱德(1886.12.1—1976.7.6)四川仪陇人,90岁;陈云(1905.6.13—1995.4.10)江苏青浦人,90岁;林彪(1907.12.5—1971.9.13)湖北黄冈人,64岁;邓小平(1904.8.22—1997.2.19)四川广安人,93岁。邓小平与陈云同志长寿的秘诀:意志坚定、心胸开阔、健身健脑、营养配餐。邓小平和陈云是第一代领导集体(毛刘周朱陈林邓)和第二代党的领导集体(邓小平、陈云、叶剑英、李先念)的核心成员。他们不仅德高望重,而且在老一辈革命家中也是长寿的。陈云同志活了90岁(他的遗体告别我参加了),小平同志活了93岁。他们都经历过长征这种艰苦环境的磨练和无数次战争风云的考验。在政坛上,小平同志是“三落三起”,陈云同志则因按经济规律办事,而屡次被批为右倾。但他们都能坦然地面对政治上的失意和所受到的错误批判,等待时机,对中国共产党的信赖和对共产主义事业的信仰始终不动摇。他们都有自己的保健之道。小平同志在文革中被打倒流放到江西之后,一是坚持散步,以致他经常行走的一段路被誉为“邓小平小道”。二是他利用被软禁这难得的时间学习马列著作,总计历史经验教训,思考未来中国革命前途和命运的重大问题。陈云同志受到冷落之后,则去听评弹,他从不发牢骚,也不找与他有共同观点的人倾诉。小平同志喜欢游泳和打桥牌。他年逾八旬之后仍坚持这两种爱好。他曾说过:“我能游泳,说明我身体还行。我能打桥牌,说明我脑子还行。”陈云同志的说法则含有哲理。他说:“多做少活,等于少做;少做多活,等于多做。”他的食谱很简单,从不吃海参鲍鱼之类的高级补品。新中国成立之后,其实他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他之所以长寿,与其夫人、营养学家于若木的精心调剂有很大的关系。

王元慎还介绍了107岁的老红军王定国长寿的秘诀:不忘初心,老有所为,为社会公益事业而忙碌。今年6月9日,三过草地的老红军王定国以107岁的高龄仙世。由于王定国是谢觉哉同志的夫人,而谢觉哉是延安著名的“五老”之一(董必武、吴玉章、林伯渠、徐特立、谢觉哉),因此,在延安时期,毛主席、周恩来、朱德等老一辈革命家就与谢觉哉夫妇熟悉,毛主席还曾请谢觉哉、王定国夫妇参加毛岸英与刘思齐的简朴的婚宴。而后,华国峰、胡耀邦、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历届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都非常熟悉王定国。上次在大卫中医医院我非常高兴地看到了王老2013年为大卫中医医院题写的“大卫爱民,悬壶济世”的题词,感到非常亲切。我与王老相识40年,交往不下20次。1983年2月11日北京晚报头版头条刊登了我撰写的对王定国的专访文章《勤学、守己、能群—谢觉哉留给青年的话》。在我的眼中,王定国是一位非常善良、勤奋,不知疲倦的慈祥老人。粉碎四人帮之后,王定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按照胡耀邦的要求,整理谢老的遗留下来的文字资料,大约500万字。据她的小儿子谢亚旭回忆:“当母亲把这件事做完了,召集孩子们专门开了个会。她说:‘我照顾你们的父亲,带你们七个孩子已经很辛苦了。从现在开始,你们的事情我一概不管,孙子辈我一个不带,我要去做我喜欢的事情。’”谢亚旭说:“从那以后,母亲真的没帮大家带孩子,而是乐此不疲地参与了许多社会活动。”改革开放初期,全党、全国都在号召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王定国发现随着社会发展所产生的老年人和独生子女教育问题。“既然国家没有过多的精力解决,那就我们来做。”在王定国的牵头下,联合了一批老同志,组建起了“中国老龄委”和“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进而把老年人和孩子的相关工作有组织化进行了起来。王定国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当她听到专家、学者说起长城被破坏严重,于是,联合政协委员和专家在两会期间提出相关提案,在此之后,她还参与创建了“中国文物学会”、“中国长城学会”等,还相继推动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国家文物保护法》的出台。此外,王定国还酷爱书法、绘画、写诗,并经常到各地参加调研活动,在家中热情接待来访者。这些都是她长寿的原因。

王元慎在讲话中介绍了一位老教授的养生理念:储蓄健康。国人历来有爱储蓄的习惯。每月精打细算,把日常开销之外的钱存入银行或进行理财,主要是应付不时之需,特别是买房、买车,或攒钱娶媳妇、聘闺女,或为自己积攒些养老的钱,这不是坏事,勤俭持家,有备无患嘛。遗憾的是懂得储蓄健康这种理念,特别是将其付诸实施的人却还不普遍。我从小喜欢体育运动,在北京大学读书时曾是校田径队队员,曾获全校田径运动会400米跑第二名。1978年到机关后也是本单位的文体活动积极分子。人到中年之后,随着工作压力的增加和对体育锻炼的忽视,身体逐渐“发福”起来,体重由入机关时的123斤增加到154斤,平均每年长一斤。由于腰身变粗,以前的裤子也穿不了了,45岁以后又出现高血压及中度脂肪肝症状。2009年夏季的一个双休日,我到临近的劳动关系学院晨练,见到一位身材适中、面色红润,肌肉发达的老同志身穿背心短裤十分轻松地悠双杠,并在双杠上自由地翻滚,他的力量和灵敏度丝毫不亚于三四十岁的年轻人,令我惊叹不已。交谈中,我得知这位老者名叫田凯荣,当年73岁,是该院的一位教授。他说,自己不管工作多忙,也不论身处顺境还是逆境,都是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每天跑5000米,并到社区设有运动器械的场所锻炼。他说:“我现在除眼睛花了以外,其他一切指标均正常。我每天吃得香,睡得实,一年到头不感冒,我从不跟药打交道,这些,都得益于我坚持不懈地锻炼身体。”他告诉我:“锻炼身体就好比资金运作上的零存整取.一般来说,你每天坚持锻炼的时间,累计起来,就是你寿命延长的时间。”田教授极富哲理的话,让我品味了很久。后来,我得知这位教授居然是我的师兄,因为我们都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他是六零级的,我是七五级的。在师兄的启发下,我退休前后一直坚持锻炼身体,退休前,每周打两次羽毛球,退休后,改成每周打三到四次乒乓球,配之以每天早上走路四五十分钟。近几年来,我的体重一直保持在150斤左右。

据有关部门统计,我国处于亚健康的人数高达百分之七十。我国每年有250万至300万人死于心血管病。说起心血管病,很多人知道与高血压有关,但实际上,潜藏在我们的体内,时刻威胁着我们血管健康的还有一个更隐蔽、更厉害的“杀手”,它就是高血脂。专家指出,血脂异常是冠心病、心梗和缺血性脑卒中等心血管病的重要危险因素之一。据十年前的一个统计,我国血脂异常患者人数已高达1.6亿,35岁以上的人群中有2500万人同时患有高血压和高血脂症。虽然血脂异常无明显症状,但一旦发病却可能造成伤残或死亡!据我多年观察,目前在坚持晨练和其他锻炼活动中,中老年人比年轻人多,女性比男性多。我希望这种不均衡的状况能有所改变。我身边大量的事例证明,“馋”和“懒”,即“管不住嘴”,“迈不开腿”是健康的大敌。不少50岁左右的同事或朋友由于八小时以外的应酬过多,又不注意锻炼,结果导致三高(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及痛风,有的人甚至60岁左右就撒手人寰。我十分为他们惋惜,我希望在职的中青年朋友在忙于学习和事业上拼搏的时候不要忽视锻炼,使自己的身体“透支”,以致到头来用大量的钱去治病。希望老同志安排好自己的退休生活,通过适量的运动来延缓衰老。

王元慎在讲话中介绍了自己的健康养生理念与实践:爱情、亲情、友情三情兼顾。人生三情:爱情、亲情、友情,缺一情遗憾,缺两情悲惨,三情皆无,生不如死。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为庆祝国管局建局70周年,捐献了160多件照片及实物。因装修,东西放不下,将许多书籍捐献给原单位、社区居委会等。如《世界通史》、《中国通史》、《资治通鉴》、《中国机关后勤》合订本等。开发自己的潜能。退休后,学习书法,学习电脑,模仿伟人讲话。坚持撰写日记。受家父影响,从1965年开始写日记,迄今已坚持55年,写了150多本。锻炼身体,早上小步快走。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每个星期二、四、六、日在楼下的活动站坚持打乒乓球和扑克牌(玩拱猪,打对家的,训练自己的大脑,不使其退化。多做善事,参加社区疫情防控。

王元慎认为在健康养生方面,还要做到:甲、要学点医学保健的常识。吃头孢药的不能喝白酒。有了血压高,一定要坚持终身服药。(楼内1952年出生的老李因血压高不吃药,导致脑溢血,突然病故,吴广崇血压高,也是不吃药,加之工作压力大,仰面摔倒,导致脑溢血和颅骨损伤,至今处于半痴状态。)乙、警惕被忽悠,上当受骗。8月6日焦点访谈;遵义欧亚医院2014年成立,2018年被查。对患者没有病也检查出病来,徐某(女)没有行医资格证。男性性功能障碍,包皮过长,先交5000元,第二次说血管堵塞,影响一辈子,刷了6500元,又交了9500元。副院长又说从北京请了专家,最后不但没治好,还留下后遗症。公安局查证670人。在警方调查时,医院通过给患者补偿,把投诉摆平。监管人员不作为。2020年,全国公立医院3.5家,民营医院2.3万家。丙、安支架问题。丁、要警惕被过度治疗。有病是常态,无病是例外。我到国管局的合同医院北大医院看病,患者取药都是拿大兜子装。不知道现在医药分开了吗?家中自备按摩器。最好的医生是自己。要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所了解。抓住重点,主要是防止颠覆性的疾病,就是癌症及心脑血管疾病。做胃肠镜检查(息肉,家族史,食用高脂肪的食物多)每隔一段时间,与家人到国外及郊区旅游。2018年,兄妹五人七口,第一次一起到老家湖北探亲、祭祖、旅游,我当团长,弟弟当秘书长,两个哥哥当顾问,分别负责致辞及财务管理。全程自费。协助老伴,干些家务。

网上有许多健康养生理念:健康饮食并非越清淡越好;喜欢交朋友,死亡率降低22%。夏欢交朋友,良好的人际关系,是很好的减压剂,每周一次外出聚餐,懂得释怀,乐天派,性格开朗,喜欢交朋友,爱清理东西,喜欢和小孩一起玩。

王元慎谈到,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18年的报告中,从“医疗水平 ”“接受医疗服务的难度”、“医疗负担的公平性”等方面对世界各国的医疗体系进行了综合比较。日本因为“高品质的医疗服务”、“医疗负担的平等程度”、“国民平均寿命高”等原因,再次蝉联第一位。中国位居第64位。人的寿命主要是取决于生活质量及地区医疗水平、掌握科学的健康养生知识等。2018年中国各省市自治区人均寿命如下:上海80.26;2、北京80.18;3、天津78.89;4、浙江77.73;5、江苏76.63;6、广东76.49;7、山东76.46;8、辽宁76.38;9、海南76.30;10、吉林76.18;11、黑龙江75.98;12、福建75.76;13、重庆75.70;14、广西75.15、安徽75.08;16、河北74.97;17、山西74.92;18、湖北74.87;19、四川74.75;20、湖南74.70;21、陕西74.68;22、河南74.57;23、内蒙古74.44;24、江西74.33;25、宁夏、73.38;26、新疆72.35;27、甘肃72.23;28、贵州71.10;29、青海69.96;30、云南69.54;31、西藏68.17。全国人口平均寿命:74.83岁。都说生活在青山绿水的环境中长寿,可是从上表一看,哪儿发达,哪儿工资高,哪儿的人寿命就长。青藏高原天天蓝天白云,却寿命最短。贫困地区的农民,往往是小病不去管它,中等程度的病就扛着,大病又看不起。

靳晓玲董事长:药物火罐疗法是道家用于养生和治疗疾病的一种独特方法

 作为“辛氏传承药火罐”品牌创始人的靳晓玲在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谈到,她出生于道家养生圣地终南山下,邻近道教名山药王山,缘于得天独厚的文化底蕴,从小就非常痴迷传统文化和道医故事及秘方。明朝初期,药物火罐疗法是楼观台道家用于养生和治疗疾病的一种独特方法。历经朝代更迭和社会动荡,药罐疗法在民国时期战乱后传到民间。古人云,不为良相则为良医,也是机缘巧合,使她真正结缘钻研这项传承千年的绝学。除了对道医的神奇、对祖国医学博大精深的震撼外,更多的是由感恩到热爱,所以暗下决心,一定要学习钻研中国民族医药,掌握民族技法,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通过各种途径寻访道医拜访名师,之后有幸结缘道教全真龙门派第二十六代传人李崇德道长,蒙恩师厚爱,成为入室弟子,赐名高灵。念其纯善,悟性极高,几位恩师耳提面命,将平生所收入集的秘方与道家治病的技法悉数相传。因为中医知识体系繁杂,就先从一些简单、有效、易掌握的中医技法学起,逐步学习“道家经络五行,阴阳平衡”的真谛。十几年来,受到了从事医疗工作的家庭长辈的耳濡目染,将道教和医学为一体,融会贯通。道医的传承和家族医学得天独厚的影响,不断领悟“药罐疗法”的内涵,也丰富了家族医学。在学习研究和临床实践的过程中,遵循恩师的指导,创新与完善制作药火罐秘诀和工艺,在制罐工艺上采用陕西药王山的历代道士秘传药方进行配伍,在药物上本着“创新不离宗”的宗旨更加精益求精,并命名为“道家经络五行药罐疗法”,使这一源于道家的几百年传承中药外用罐疗技法,得以趋于完善、发扬光大。十几年过去了,靳晓玲在2012年创立了“辛氏传承”药火罐品牌,使得“道家经络五行药罐疗法”自成运行体系,商业模式趋于完善,成为中国第一家运用“经络五行药罐疗法的中医养生连锁机构。目前在北京、上海、云南、石家庄、包头等地已经开设了多家辛氏传承药火罐连锁门店,弘扬祖国国医精粹,践行传统技法,用老祖宗的医学智慧,让现代人享受中华传统医学的福音,达到身体健康。无论世事变迁,坎坷不断,都没动摇过靳晓玲和同伴们从事药火罐中医“治未病”事业的信念。

金日光教授:钱学森先生早就关心生命科学,他认为生命科学的内秘全在《黄帝內经》里

金日光教授在座谈会上讲话时,回顾了自己当年与中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深入探讨《黃帝内经》的故事。他说,《黃帝内经》里有许多天机,帝、師只说知其然,不说知其所以然,他们遵循天机不可泄露之则,当代科学语境的解读实际上干的是泄露其内秘!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钱老早就关心生命科学,他认为生命科学的内秘全在《黄帝內经》里,他那時已是70多岁,特别关心《黄帝内经》里有关人的天年之寿。钱老作为主管科教的全国政协副主席,给我们教科文委员按排去视察广西巴马长寿村。我那时,他给我的任务很重,要用量子化学、统计力学、催化反应动力学,來解读《黄帝内经》的阴阳术数。为此,除了参加视察活动之外,我自己还利用学校放假期间,先后去了不知多少次。最近大家看到的有关巴马《四大长寿现象》的文章,实际上都是我去巴马了解巴马长寿现象的调查内容。但是钱老最关心的问题是,巴马人为什么长寿,其内秘何在?为此,我专门向钱老講述了最近大家所看到的第五篇有关人要活到百岁以上该喝什么水的文章。当時我同钱老说到巴马长寿村的饮用水的生命动力阴阳源精的群子统计参数和人体免疫司令部胸腺的群子统计参数k平方xr1/r2值,非常接近8.257時,钱老一边拍桌子,很感慨地说,金委员呀,你这一下泄露了人长寿到天年的天机了,这个意义太大了!他说科学,就得揭揭这种内秘。他说水是生命之源,但这是很笼统的说法,必须要考虑到水中生命动力源的元素分布,又要考虑到水之能量狀态。后來我向钱老进一步谈到人工制取高浓缩高能量的类似巴马水阴阳精分布的方法,简称《基因能量液》,在《光明日报》上全盘报导,钱老向世界尤里卡评委推荐,经相当時间的审核,终于2005年1月1日,正式拿刭《尤里卡世界发明金奖》。

金日光教授接着介绍了武汉李跃华医生的苯酚穴位注射的事。我从理论上完全相信李氏法是在这个星球上,抗击冠毒的最好的方式,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是因为苯酚进入四个特定穴位之后,大椎穴位是督脉和手足阳经会和穴,向上连着脑髓海,故能防止冠毒对脑主神经的侵害,从而大幅度减少目前对脑的严重后遗症,同時大椎和命门穴在一条督脉上,故也防止冠毒对性力方面的侵害!又如左右扶突穴位及天突穴位与人之生产T细胞免疫司令部一胸腺都很近,故在这些穴位中的苯酚与生命动力阴阳精共同保护胸腺及其周围的淋巴结群,这样大大减少冠毒对免疫系统的大损伤。这些情况哈萨克斯坦常明医生(经三次连打预防)等同志们,用几百人的实例來说李法后遗症少得很!他们几乎不帶口罩之类,直接就近望闻问切,打针。因此,李医生的苯酚注射法,绝不亚于包括中药在内的所有抗毒方法,这是一种中西医结合的一项抗毒的革命性方略!

邢爱军总经理:蜂毒的战略概括只有一句话,它是人类免疫系统调节剂

邢爱军总经理在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介绍了蜂疗的作用。爱因斯坦说:“如果蜜蜂从地球上消失,人类将只能再存活4年。没有蜜蜂,就没有授粉,没有授粉就没有植物,没有植物就没有动物,最终没有人类!”蜂毒的战略概括只有一句话:它是人类免疫系统调节剂。蜂毒主要含有生物活性极强的多肽物质、酸类以及蚁酸、盐酸、II-磷酸、磷酸镁、组织胺、氨基酸、胱氨酸、蛋氨酸、色氨酸、胆硷、甘油、类脂质、蛋白质、挥发油和硫、钾、钙、钼等元素。蜂毒中还含有若干种毒素(主要是密里酊,约占毒素的50%)。在中国八千年的中医传承,中医蜂疗已至少走过三千年的历史。蜂毒对人体7大系统的上百种重大免疫系统疾病都有确切、秒快与令人惊叹的疗效,弥补了现代传统中医治疗周期时间长,疗效不好的弊端!蜂疗尤其是在“医治骨关节病、类风湿、乳腺癌、骨癌、痛风、红斑狼疮、等世界性重大免疫系统疾病方面”,更显示其强大颠覆性逆转与技术性突破!

王玉玲博士:中医的科学性,中西医学统一的必然性

王玉玲博士在座谈会上的讲话中,着重谈到了中医的科学性,中西医学统一的必然性。对中医的科学性,她说,中医的科学化、系统化是医学发展的方向,更是人类健康的希望。已故科学家钱学森先生对中医发展研究思路指出:“发展中医的首要步骤之一是用现代语言给中医换装”。因此,我们首先对中医理论进行现代科学研究解读,例如阴阳可能是人体内的生物电、经络可能是人体内的血管弹性(生物电)、天人合一可能是人体内的生物电与环境能量的相互转化,已经于2008年出版了《生物电医学与中医》。在经络生物电(血管弹性)的基础上,我们研究出了“人体生物电共振治疗仪”,以“人体生物电共振治疗仪”创建的“经络共振技术”,得到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认可,先后获得过山东省科技厅的科技攻关课题和科技惠民示范工程(农村医疗试点工程),科研成果通过了国家科技部的科技成果鉴定,鉴定为“国际领先”。北京神康康复医院于2013年在北京创建,该医院是“经络共振技术”的示范医院,医院没有医保,不用任何药物、不开展任何化验和手术,全国有500多家诊所和医院引进了“经络共振技术”,8年来治疗了成千上万的患者,包括肝硬化、肾炎、脑瘫、自闭症、癫痫等等疑难杂症,同类疾病,不用药物和手术,用疗效来验证现代中医的科学性,以期推动中医的科学化发展。

关于中西医学的统一,王玉玲博士说,首先,中西医学研究对象的统一性,不管是中医学,还是西医学,它们所研究的都是同一个生命体系;第二,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服务的对象都是人类。无论是中国人还外国人,他们共同属于一个生物系统。中医作用在人体上,人体是由物质组成的,从人体的物质组成研究中医,中西医学的统一是必然的。

李深清大校:振兴中医,任务艰巨,使命光荣

李深清大校在座谈会上谈了三点。一是中医是人类科学瑰宝,是中华民族繁衍发展、兴旺发达的深厚基础和重要支撑。二是中医在社会主义新时代,必将焕发它本身固有的强大活力,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便黄皮肤黑眼睛的传人,以更强健的体魄,更长寿的年龄,更幸福的生活,屹立在世界东方。三是振兴中医,任务艰巨,使命光荣。要加强科研,加大宣传,面向苍生,在全国城乡,进一步推广普及,做出贡献。

鲁继元少将:中医要发展,一定要有省花、市花、国花,要有“国标”!

鲁继元少将在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谈到,在第二届振兴中医座谈会上,我从宏观上谈了自己对振兴中医的认知观和方法论建议。今天,我想从微观上谈谈我对振兴中医的具体意见建议。因为只有宏观没有微观,就会成为纸上谈兵。但没有宏观,微观也容易迷失方向。所以,我们的座谈会,宏观上一定要有高度、看得全,微观上一定要很具体、可操作。上次的座谈会上,谈到了现在威胁人类健康的第一杀手是糖尿病,我们中医叫消渴症。我就想,我们能不能把攻克消渴症作为中医振兴的切入点或具体抓手呢?

鲁继元少将说,我的想法是,要明确一个或几个立志振兴中医的医院,要聘任若干个有志攻克消渴症的中医大师、学者,像当年李时珍编写《本草纲目》那样,立志为全人类的健康福祉做出贡献,立志为中医的发展再立新的里程碑。这个医院和这个团队,要真正把消渴症的致病机理研究清楚,把消渴症的多种表现形式研究清楚,把消渴症的发展阶段研究清楚,把消渴症的主要危害研究清楚,最后把治疗消渴症的方、药、膳研究清楚(方就是药方,药就是药剂,膳就是饮食)。这“五清楚”,既要有理论上的权威支持,而不是经验直觉;更要有大量的临床实践,而不是个案独例。在此基础是上,我们的目标应该是:第一步,在首都圈业界首先形成治疗消渴症的共识,并形成科学的治疗规程、规范;第二步,在中医界形成治疗消渴症的共识,并形成科学的治疗规程、规范;第三步,在全国的医疗界形成治疗消渴症的共识,并形成国家标准的治疗规程、规范。这个国标版的规程规范,必须是科学的,经得起检验的,尤其要经得起日本、韩国等中医比较发达国家的质疑和验证。举一反三,其他心脑血管疾病的防治也应是这样的路径。总之,科学的、经得起理论上的推敲、经得起实践上的检验、能得到患者的充分信任,能在业界取得普遍共识,最后形成国家标准的治疗规程、规范,这应是中医振兴和发展的方向与路径。

鲁继元少将强调指出,中医要发展,就不能像杂草一样自生自长,不能一个中医一个样,十个中医九不同。更不能互相不看好,业界不支持。我们提倡百花齐放,但我们还要有市花、省花和国花。中医一定要有“国标”!我们的民间,确有许多奇方、妙招,有的还真能一招制胜。但这些奇方妙招,有的生存很困难、有的发展无前途、有的传承无后人等等。对这种现象,我们要积极争取,深度挖掘,认真总结,理论上进行深入研究,临床是进行大量实践,最后证明确有奇特疗效的,要纳入国家版的治疗方、剂中,使其有生存空间、有合法身份,有平台展示价值,有意愿为民造福!

胡永丰少将:振兴中医要上云,用数,赋能!

胡永丰少将在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今天召开的第三次振兴中医座谈会,正值我国第十二个全民健身日。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亲自谋划和推动全民健身事业。“没有全民健康,就沒有全面小康。”我们推动振兴中医三次会议,正是以实际行动贯彻落实”两康”建设的重要实践。七一以来,我们开的三次振兴中医座谈会,开得很成功,为推进振兴中医事业,作出了创新性和非常务实的贡献。下一步,如何依靠科技加速推进发展?我认为,应贯彻党和政府关于新业态丶新模式;上云,用数,赋能的精神,结合中医事业和产业的特点,创新现代中医,把中医的现代化和中西医的融合化建设,加快进行,以适应当前抗疫的急需。三次会议开得很成功,一次比一次深入,高质、高品、高效。初步形成”乘势而上,云上推进”。云平台、云会议、云模型丶云团队、云项目和云人才。跟上云时代,跟上党中央的步伐,跟上全民健身的步伐,中医的振兴,才能展翅飞翔。

他们的精彩讲话,不时赢得现场嘉宾的阵阵掌声。

座谈会后,由辛氏传承公司员工为一些嘉宾做了药物罐疗法的治疗。这些嘉宾在亲身体验后,纷纷称赞这种药物罐疗法是一种简便易行有效的中药外治方法。

“第三届振兴中医座谈会在京举行建议要上云、用数、赋能!”的一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