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焕皋:充满传奇的红色收藏家

中红网北京2020年3月18日电(秦利生)

吕焕皋先生走了。在一个春暖乍寒的季节,在一个黎明将要到来的前夜,在一个举国抗疫的日子,他悄然的走了。同时带走了他奋斗一生的精彩传奇。这一天是2020年2月17日的上海4:25’……

噩耗袭来,万分悲痛。缅怀逝者,唏嘘不已。回忆和吕焕皋先生携手走过的岁月,他的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吕焕皋策划的中国第一辆流动禁毒宣传展览车。(秦利生供照)

笔者和吕焕皋同武警部队猎豹突击队队员及红色收藏朋友们在一起。(秦利生供照)

笔者和全国纸品联盟主席石肖岩,本会执行会长牛双跃同吕焕皋留影。(秦利生供照)

笔者和红色收藏学者张云鹏先生拜访吕焕皋。(秦利生供照)

笔者和吕焕皋先生亲切交谈。(秦利生供照)

笔者和呂焕皋进行工作交流。(秦利生供照)

    2016年笔者和红色收藏文化学者张云鹏先生一同到上海,吕焕皋先生热情的接待了我们。促膝谈心,真诚交流。当笔者谈到请他红色收藏工作委员会担任职务时,吕先生当即表态:“沒问题,一定参加,大力支持。”随后在2017年在他的酒店和基地,举办了第一届“上海红色收藏博览会”,有力的证明了他务实敬业、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和独到的影响力。令笔者诧异的是,武警上海猎豹突击队的几十名官兵高擎队旗,跑步进入会场,这是红色收藏活动史无前例的,也可谓给红色收藏活动增添的一道壮丽风景,给所有与会同仁和各界朋友留下了极深的印象。吕先生告诉笔者,他每年都要去上海“南京路上好八连”做拥军活动,和“好八连”关系很好,有机会我带你去拜访。

2017年11月月末,笔者通知吕总要在北京召开协会成立大会,当时考虑到他脑溢血刚刚出院,乘坐轮椅不方便,所以婉言劝不需亲自来,可派代表参加,他电话里告笔者,“沒关系,别说坐轮椅,就是坐担架抬我也要去!”成立大会如期召开,老吕老坐着轮椅进入会场,如愿出席协会成立典礼,与会代表无不为之感动,报之以热烈的掌声。

吕焕皋先生社会头衔很多,荣获的荣誉称号也很多,但他最看重我会的职务和责任。2018年初先生因脑溢血又住进了医院,笔者去医院探望,他说的最多的还是红色收藏:“我这一辈子做了很多事,修建了许多博物馆,想来想去却都没有离开红色文化。不管缉毒宣传,拯救吸毒者;还是抢救上海侨民史料,建立博物馆;还有征集抗美援朝实物等等,这哪一件事不都与红色收藏紧紧的联在一起吗。我算是找到了根,找到了真正的家。人这一辈子能做好一件事就不错了,红色收藏事业我一定要坚持做下去!”

回望吕焕皋先生六十多年的光辉历程,笔者想可用20个字来总结:白手起家,艰辛拼搏、胆识过人,充满传奇。

经过十数年的努力打拼,吕焕皋不但积累了过亿的财富,也荣获了许多荣誉。搜百度吕焕皋便可得知:民建会员吕焕皋,既是上海地质博物馆馆长,也是上海浦东凌空农艺大观园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董事长。曾荣获“上海市劳动模范”、“上海市统一战线两个文明建设服务先进个人”、“上海市禁毒工作先进个人”、“上海市光彩事业先进个人”、“上海市郊区科技致富带头人“、“全国刑缓解教人员、安置帮教工作先进个人”、“上海市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者”、“科普实事工程先进个人”、“上海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者”等多项光荣称号。与此同时,吕焕皋还创下了多项“第一”:被授予上海市劳动模范称号的同时,他是上海受到表彰的民营企业家劳模第一人;收集齐全地球上所有晶体矿石,成功创办民营地质博物馆的国内第一人;投身社会公益事业,斥资近百万置办首辆禁毒宣传车成为国内第一人;致富回报社会勇于承担社会责任,安置解教的服毒者,他的浦东凌空农艺大观园是全国首家戒毒人员回归社会的过渡基地,他则被评为“中治委全国安置办先进个人”,这是上海市获此殊荣的唯一个体第一人。特别是他创办的抗美援朝文献馆,不仅有近万名抗美援朝老兵照片灿若夜空满天繁星,还把上甘岭坑道原景复制,让青少年亲临其境体验志愿军的艰难岁月。他还请来包括电影《英雄儿女》王成原型在内的十余名健在的抗美援朝老战士,义务讲解革命故事。

吕焕皋获奖证书之一。(秦利生供照)

    众多光环下的吕焕皋先生,在上海收藏界却曾被誉为“开着豪车买垃圾的人”。上海古玩城的每个周四和周五,是和淘宝者最忙碌的日子。吕先生要比所有的人更勤快。他要求自己必须三四点钟起床,开上他那崭新的依维柯,直奔古玩城的第一波淘宝。商户们也情有所钟,只等着老吕到来,开个好价,弄个心满意足。而老吕也不吝啬,一般都是皆大欢喜。在这里,老吕所看上的并非古玩字画、珍惜玛瑙,而是清代民国乃至文革时期的民俗器具、厅堂摆设、书报刊本,亦或是陈旧的“纸片”。久而久之,老吕却落下一个雅号:开着豪车买垃圾的人。其实这些人哪里晓得“故纸堆金”的道理。时至今日,一张民国的婚书抑或一架电唱机,都卖到了成千上万元,而在当时,吕焕皋却是十块八块的买进,整车整车的拉走的啊!

2019年5月,“上海第二届红色收藏博览会”如期举办。吕老因为身体原因未能赴会,我们去探望他,再一次领略到吕焕皋先生所创建博物馆的风采。在吕先生四十多年的收藏生涯中,共创建了近百个具有各种特色的文化博物馆,其中尤以红色收藏系列见长。他又不顾病体,在家人的扶持下,引领下我们着重参观了“侨民史料博物馆”和“抗美援朝文献馆”。

在他的博物馆里,所有的收藏基本都成系列:世界各国的老唱机,玄妙动听的八音盒,上海的百行百业,西式风格的老家具等等等等,只看得我们眼花缭乱,不住地赞叹。我见到堆积如山的外文版图书显得很惊讶。吕老告诉我:“这些都是清代民国时期的文献,可是当年没人要,我给了1000块钱,拉回来10车。”一句话惊的我们目瞪口呆。“这不算什么。我还花了80多万买了一座教堂。现在这上海侨民史料博物馆就是在此基础上建起来的。”说话间,他送给我一本由他编著,最近才出版的《近代外侨与上海》。

在完全复原的上甘岭坑道里行走,仰望着星空一般的抗美援朝老兵的相片,有幸亲手触摸欣赏丰富多彩的藏品,感受烈士们曾经使用过的茶缸、挎包、大衣等实物的温度,真有一种促膝交心的感觉。老吕告诉我:“为了征集到这些藏品,我拜访了3700多名尚健在的抗美援朝老兵。他们听说我要建立抗美援朝文献馆,对我都特别支持,都把自己多年保存的老照片和亲历的实物送给我。这实在太珍贵了!”

吕焕皋筹建的抗美援朝文献馆大厅。(秦利生供照)

复制的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坑道一隅。(秦利生供照)

    在展厅里,笔者见到两位抗美援朝老兵在做义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经过交谈方才得知,他们在这里做义工已经好多年了。一位老兵深情的对我们,“我每天来到这里心里就踏实。就好像又回到了部队,回到了战友身边,回到了激战岁月的朝鲜前线,给自己一个心上的安慰。”在展厅中心,笔者看到一尊老兵亲手制作的上甘岭战斗地形沙盘。沙盘的制作虽略显粗糙,但其一草一木,一沙一石,一山一岭却拿捏的十分规矩,由此可见其历经枪林弹雨、烽火硝烟之后的用心良苦。

笔者和抗美援朝文献馆的志愿军老战士在他制作的战斗沙盘前留影。(秦利生供照)

    仁者虽逝,精神永存。吕焕皋同志的一生既是传奇的一生,也是辉煌的一生。临行前,吕先生请笔者在东方博物馆的留言簿上题词:“百年上海充满传奇,吕焕皋先生即是创造传奇的人。”这正是笔者对上海,对吕焕皋先生的真实客观的印象和评价。吕焕皋先生把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自己心爱的收藏事业之中,而且将这种事业与当代社会紧密的结合在一起,以极高的热情且身体力行的进行社会实践,因而得到了社会各界人民群众的高度赞扬和敬佩,也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充分肯定。他不仅是抗美援朝红色展览的集大成者,也是中国侨民史料收藏与展示的先行者。他是最早投入到缉毒宣传中的斗士,更是中国红色收藏和红色传播的标志和典范。因此他的逝世不仅是其家族的重大损失,也是中国红色收藏事业的重大损失。

吕焕皋住院期间,笔者前去探望并和他亲切交谈。(秦利生供照)

    吕焕皋同志艰难曲折的创业经历,百折不挠的超人智慧,无私无畏的卓越贡献,以及勇往直前的进取精神,都将成为我们前进路上的巨大的精神财富,永远鼓舞、激励和鞭策着我们,为中国的红色收藏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简介:秦利生,中国文化信息协会红色收藏工作委员会会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